全影网 | 全影人才网 | 全影建站 | 远程数码 | 全影论坛

结婚网城市列表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婚嫁资讯>>结婚新闻

“北京8分钟”演员训练:推800斤道具走上千米

作者:婚纱摄影 2018-02-26 14:36:39我要投稿

“北京8分钟”演员训练:推800斤道具走上千米

憨态可掬的熊猫起舞,冰上运动员领路,忽然时空交换,科技感超强的机器人同时启动,打开了北京2022冬奥会的大门……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,精彩的“北京8分钟”将冬奥带入北京周期。

虽然“北京8分钟”的表演时间很短,但在其背后,除了204人的导演和保障团队夜以继日工作外,72名上台表演的演员也付出了极大的辛苦,他们进行了87天的全封闭训练,这一切只为了让“北京8分钟”在平昌绽放光芒。

推屏演员

一开演他们任务就完成了

在“北京8分钟”的整个演出过程中,有48名演员只出现在正式表演前,他们两人一组,前面的人负责方向和牵引、后面的人负责发力推动,共同推着机器人和“冰屏”最先上场,机器启动后则迅速下场。为尽量不让现场观众看出来,他们一身黑色紧身衣,只露出眼睛部分。听到机器启动成功的指令,他们的任务完成,总共上场时间不到3分钟。


24块“冰屏”是由48名演员推上场的。

21号屏幕是由常睿和一名同伴一起推上中央舞台的。今年23岁的常睿来自甘肃兰州,是北京体育大学的一名大四学生。到平昌之前,他们在北京封闭训练了近3个月。集训时,他们每天要推着800斤的道具至少来回走上千米。

另外一位推屏演员刘京和常睿是校友。闭幕式现场道具出口到舞台中间有一条近6米长的坡路,在训练中,他们着重练习如何平稳地把道具推上斜坡。刘京说,原地发力推起来会很吃力,“需要惯性,有一个助跑。”

推屏演员另外一个练习要点就是动作协调统一,这48名演员要将24台机器人推到指定位置,机器人接受统一指令启动。只有这个环节正常了,接下来的8分钟才能正常进行。“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有几个系列的动作,比如定点。”常睿告诉记者,推到位置后,“会有统一的口令,让我们一起降轮,然后再启动(机器人)。”后台技术人员会和每组推屏演员确认机器是否正常,“整个动作要求在3分钟之内完成。”

1月底,记者曾在北京昌平的训练基地见到这些推屏的小伙子们。常睿曾告诉记者,春节要在异国他乡过,父母担心他吃不好、休息不好,同时也希望在电视转播时看到儿子的样子。不过,因为保密,常睿不能说那么具体,只告诉家人别等在电视机前盼他了,镜头可能给不到。常睿告诉记者:“虽然只是场地里一闪即逝的一个黑影,但21号屏上正常闪动的绿色灯光就是我最好的表演。”

扮演熊猫

穿20多斤道具没露脸机会

于广水全身罩在熊猫木偶装里,从唯一的观察口向外看,冬奥会闭幕式现场闪烁着亮光,音乐、欢呼、喝彩、闪光灯……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个运动员参加奥运会,眼前这些让他觉得梦想成真了。在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,于广水是“北京8分钟”的一名演员。他的表演需要全程套在2.35米高、20多斤重的熊猫木偶里。

2017年11月的一天,北京体育大学举行了一场选拔,于广水和一些同学被老师叫去参加,选拔老师让他们做了一些奇怪的动作。该校大四学生邢志伟也被选拔成为这次演出的一名木偶演员,同样的选拔过程也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
后来,老师通知他们被选中。12月1日,他们在昌平的训练基地开始封闭训练,直到见到导演组,两人才知道要参加“北京8分钟”的演出。这场演出的重大意义不言而喻,需要所有人签保密协议,表演之前不能向任何人透露。直到出发来平昌的前一天,他们才告诉家人,“初十晚上看冬奥会闭幕式直播,里面有我。”不过,作为木偶演员,他们在表演中并没有机会露脸。

初期版本的木偶装重达几十斤,于广水在同伴帮助下试着套了一下,“嚯,那个木偶头的重量直接压下来,两个肩膀就像担上了两桶水。”在导演和技术团队的努力下,最终木偶装重量控制在了20多斤。演员需要把熊猫的姿态展现出来。“我们穿上道具,就要忘了自己,我们一上场就是两只熊猫。”于广水说,要通过熊猫的姿


势表达出情感。为此,两人每天都加练一段时间。“在宿舍看视频,我就挑《功夫熊猫》、《熊出没》看,动画片里不是有熊嘛,我学这里的可爱动作。”邢志伟说。

两只熊猫木偶表演时没有固定动作,但需要合着现场打出的投影走既定路线。开始排练时没有投影辅助,为尽快熟悉线路,邢志伟就在模拟场地上用粉笔画路线。经过两个多月的练习,路线早已经刻在两位演员的心里。

轮滑演员

模拟训练专挑大风日子

“北京8分钟”演出中,场上24名轮滑演员与24个机器人配合完成表演。他们穿着单排轮旱冰鞋不仅要表现出花样滑冰的美感,还要与背景音乐、灯光效果、地屏视觉效果严丝合缝地配合。

轮滑演员郭露阳说,在场上他们就像画笔一样,在地屏上滑出绚丽的图画。郭露阳是北京体育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,平时的专业项目就是轮滑,但踩着单排轮滑鞋翩翩起舞这是第一次。“我看到表演的录像很震惊,因为我想都想不到我会做出这种东西。”

音乐响起,郭露阳和其他轮滑演员一起滑进场地,向右一个弧线,向后转身穿过两个机器人……这一切动作是在重复3个多月来的训练,正式表演的时候,他没有感到压力,按部就班地走线、滑行。“忘了自己是在滑旱冰,尽可能展现冰上动作。”这是训练时导演组的要求,也是这3个月来他们重点练习的内容。


刚进集训基地,郭露阳信心很足,滑旱冰是他的老本行,没什么难的,但随着训练的深入和细化,郭露阳需要重新掌握一套动作。“旱冰比较稳,动作幅度可以大一些,但细微的艺术展现力不如真冰。”表演现场模拟的是一块冰场,演员们动作要想更逼真,就要模仿冰上动作。教练、导演指导训练之后,郭露阳就自己找花样滑冰视频看,每一个手势、每一下划动,他都默默记在心里,第二天再付诸训练。

来平昌之前的一个月,是演出团队训练最忙的时间段。北京的气温也逐渐走低,而他们的训练专门找有大风的日子。晚上,训练场灯光全开,无遮挡的场地四处漏风,郭露阳和同伴们一练就是几个小时。“平昌冬奥会闭幕式是在晚上,场地也可能有大风,所以我们的训练就尽可能地模拟当地实际情况。”郭露阳说,一次夜场训练下来,他的鞋里都是汗,湿冷最难扛。“回到宿舍,就想把脚放在暖气上烤烤。”


更多婚嫁咨询请关注:结婚网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、观点、图片、文字、视频来自网络,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,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。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权、著作权、肖像权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(0536-8337192),我们会立即审核并处理。
扫描访问手机版